商界财富网欢迎你!
当前位置:    首页 > 企业黑榜 >

电视“神药”汉方育发素:电视销售价格翻百倍

作者:商界财富网 发布日期:2018-05-28 10:30

原标题:电视“神药”汉方育发素:换包装出“新品”,打广告价涨百倍

几乎与“邦瑞特”同时,多家省级卫视还播出了另一款生发“神药”的广告——汉方育发素。

广告中宣称该款产品是由“王教授”从日本高价买回“汉方育发素”配方,回国花20多万升级、改良研发而成,但解说声中却多次出现“高教授”之称。

5月27日,澎湃质量报告栏目网络检索“汉方育发素”,在多个未备案的该产品“官网”中,也出现了另一研发人“高教授高峰山”之说。

此外,该产品广告宣称是创制人在“自己脑袋上试出来的”、 “3天止脱、21天生发”、“十个用十个长、没有一个不长的”等内容,与澎湃新闻此前报道的生发“神药”邦瑞特植物防脱育发露(下简称“邦瑞特”)广告台词相同、类似。

更意外的是,那名在“邦瑞特”电视广告中为其出镜鼓吹使用效果的“消费者”,又出现在了汉方育发素的电视广告中。该“消费者”讲述着在“邦瑞特”广告中相同的台词,出镜为汉方育发素鼓吹使用效果,手中拿出的产品却与“邦瑞特”包装相似。

5月23日,澎湃质量报告栏目记者以洽谈业务为由,实地造访了该产品生产企业广州楚颜化妆品有限公司(下简称楚颜公司)。该公司负责人褚健表示,具体情况由经销商在操作,自己并不了解。“广告都有点夸大宣传,不夸大宣传哪是广告呢。”

楚颜公司一位黄姓研发人员透露,汉方本草育发液的研发工作,是楚颜公司承担,并不存在“王教授”、“高教授”研发之说,公司也没有该二人。

“神药”价格当然不菲。楚颜公司客户接待部经理袁华南透露,电视广告中宣传的“汉方育发素”出厂价18元一瓶,“汉方育发素”出厂价仅18元一瓶,“你要一瓶也可以给你这个价。”但澎湃新闻注意到,这款产品在网络售价为每瓶68-100多元,而电视销售价格更是翻了近100倍,达1000多元一瓶。

袁华南还透露,此类化妆品“不过换个瓶子,换个包装而已”,就可以“新瓶装旧酒”让一款化妆品以新包装、新产品的形式重新上市销售。

研发人一会是王教授一会是高教授

几乎在“邦瑞特”广告在某些省级卫视播出同时,另一款生发产品汉方育发素广告也在一些省级卫视播出。

“秃教授”和“秃大夫”,汉方育发素广告解说词与“邦瑞特”广告多处相似。

在宁夏卫视、广东卫视等电视台播出的汉方育发素广告中,宣称该产品是由“秃教授王教授”前往日本进行学术交流时,“花高价买回了汉方育发素的配方,回国进行深入研究”,“王教授利用自己的科研优势,在汉方育发素原有配方的基础上,升级改良,终于研发出更加适合中国人脱发的新型汉方育发素”。

汉方育发素广告中的研发人“王教授”和“邦瑞特”广告中的研发人“秃大夫”,都宣称来自中医世家等。

“王教授”在广告中,还用自己的“教授”身份做担保,“我告诉你,我是一个教授,说假话,我对不起我的职业”,“如果谁的头发没有长出来,长出来又掉的,或者用着过敏的,那你来找我,我把我的头发现场薅下来给你”。

更让人奇怪的是,在电视台播出的广告中,一直宣称该产品是由“王教授”研发,而解说声中却两次提到了“高教授”,似有篡改、整合剪辑多个版本广告之嫌。

澎湃新闻以“汉方育发素”作为关键词检索,网络上出现了网址为“www.sf315.cn”和“www.hqxqsxbf.cn”两个不同的未经过公安部门备案的“官网”。在该两个“官网”页面内,有大量疑似广东卫视和陕西卫视的电视广告截图。

图片中,宣称的汉方育发素发明人却是另一位名叫“高峰山”的“高教授”;在名为“汉方育发素”的未认证微信公众号内,多篇宣传汉方育发素的文章中也出现了发明人是“高教授”的说法。

同一“消费者”在广告中为两个生发神药鼓吹效果

澎湃新闻于5月8日报道了生发“神药”邦瑞特杜撰两个不同发明人,广告疑似多处存在借假专家虚假和夸大宣传一事,引发广泛关注。

奇怪的是,汉方育发素的广告内容,多处与“邦瑞特”广告内容相似,甚至雷同。

汉方育发素的发明人“秃教授”与“邦瑞特”的发明人“秃大夫”,在各自的广告中有着近乎相同的身份背景,宣称他们来自“中医世家”、“家里是祖传中医”,产品都是在”自己脑袋上试出来的”、“我有绝对的把握”等相似内容。

关于效果的鼓吹台词,很多也几乎雷同,“他自创汉方育发素,一个月头发疯长,荒原变森林”、“3天止脱、21天生发”、“十个用十个长、没有一个不长的”……

汉方育发素广告中出现了一位与“邦瑞特”广告中相同的“消费者”,为产品使用效果现身说法。

澎湃新闻注意到,在电视台播出的汉方育发素广告中,有一位出镜为该产品站台宣讲使用效果的“消费者”,和“邦瑞特”广告中出现的“消费者”竟是同一人,且讲话内容基本相同:都是以视频记录自己使用产品后的90天是如何从秃头变为满头浓发的。

汉方育发素广告中出现了一位与“邦瑞特”广告中相同的“消费者”,为产品使用效果现身说法,手中拿着的产品外观却极为相似。

不同的地方是,在“邦瑞特”广告中,该消费者拿出了一盒黑色包装的产品,明确提到”这个发根活力素据说是纯植物性的,它出口到日本,它的成分和功能都很齐全……”等一些话;但在汉方育发素的广告中,该段话对应的视频内容已被剪切掉。

但依然能看到该“消费者”在拿出产品使用时,手中拿出的产品与“邦瑞特”广告中的产品一致,为黑色瓶装,其外观与汉方育发素广告中呈现的棕色瓶装产品不同。

出厂价18元电视销售1000多元
5月19日,澎湃新闻拨通过扫描宁夏卫视汉方育发素广告中的微信销售二维码,添加了网名为“AAA健康管理中心-3664”的销售人员。当澎湃新闻询问该销售人员广告中“王教授”的身份时,对方避而不谈。

追问下,该销售人员称说“王教授”偶尔在厂家做技术指导,“就算您去(找王教授),也是给您用这产品,到时候他(王教授)不给优惠,那您可就多花钱了,本来1170元就能解决的问题,您别花四五千的,不合适”。

该销售人员称,汉方育发素在各大卫视播出广告销售,不在网上销售,也没有所谓的官网。

该销售人员还称,使用汉方育发素一个星期左右头皮出油会减少,用完两个月能恢复正常发量;其建议记者先购买2瓶育发液使用两个疗程,可以赠送2瓶防脱洗发露和2瓶固发精华,原价1560元,打七五折后是1170元。

最后,澎湃新闻按照该销售人员要求,先行向其提供的“公司财务”支付二维码支付了50元订金后,对方表示会尽快安排发货,货到付款,再支付1120元给送货的快递人员即可。

售价方面,楚颜公司在阿里巴巴的认证店铺中,“电视同款”汉方育发素售价为120元,但通过电视广告订购,售价涨了近10倍。

汉方育发素和“邦瑞特牌防脱育发露”在各自的广告中,宣称的功效却基本相同。

但5月23日,澎湃新闻记者以洽谈业务为由,前往该产品生产企业广州楚颜化妆品有限公司,该公司客户接待部经理袁华南透露,“汉方育发素”出厂价仅18元一瓶,“你要一瓶也可以给你这个价。”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这款产品的网络售价为每瓶68-100多元,而电视销售价格更是翻了近100倍,达1000多元一瓶。

无迹可寻的电视购物寄件人

5月24日,澎湃新闻购买的价值1120元汉方育发素,由快递员送货上门。

快递单上,寄件人一栏没有姓名、电话、具体地址。只填写着“发货部4000660012”、原产地、两个“北京市”。

送货的快递员表示,他也不清楚寄件人的具体信息,回款直接走网上流程。他说,可以通过那串数字查询,但快递公司一般不会透露用户信息,他个人也无法查询。

经开包裹验货,包裹里共有四盒产品,两盒“张大芙防脱洗发露”套装,另两盒为标称“汉方本草”字样,用小字标注为楚颜防脱育发液。

值得注意的是,这两种不同包装、名称、成分的产品,生产企业均写的广州楚颜化妆品有限公司,外包装侧面或背面却都用小字样标注着相同的品名,均为“楚颜防脱育发液”。产品的生产地址都是广州市白云区人和镇东华村花秀路25号自编1号A栋二层,B栋一、二层。

澎湃新闻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楚颜公司注册资金100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专项化学用品制造(监控化学品、危险化学品除外)、肥皂及合成洗涤剂、化妆品制造等内容。

国家市场监督总局商标局商标查询信息显示,该公司已提交“汉方本草”字样商标申请,尚在审核期间。

不过,澎湃新闻并未在国家药监局网站查询到有关该公司“汉方本草”品名的审批产品。

随后,澎湃新闻以产品包装与广告宣传不符,拒收了包裹。

5月26日、27日,有自称是“汉方育发素”代理商的客服,通过“010-51758559”号码两度打电话来,询问为何拒收产品包裹。电话中,客服以“商业秘密”为由,拒绝透露其代理公司名称及具体办公地址。

同一个批准文号却出现三种产品三种成分

澎湃新闻还注意到,经由电视购物买来的张大芙防脱育发露套装有80毫升的防脱育发洗发露和80毫升的育发精华素,外包装显示其主要成分多达17余种。

防脱育发洗发露的成分为:水、月桂醇聚醚硫酸酯铵、月桂醇硫酸酯铵、椰油酰胺丙基甜菜碱、椰油酰胺DEA、月桂醇聚醚硫酸酯钠、丙烯酸(酯)类共聚物、聚季铵盐-47、泛醇、EDTA 二钠、柠檬酸、聚季铵盐-10、香精、侧伯叶提取物、人参提取物、生姜提取物、桑叶提取物。

防脱育发精华素的成分为:水、氨基酸、胶原蛋白、香精、侧柏叶提取物、何首乌提取物、灵芝提取物、人参提取物、生姜提取物、桑叶提取物。

而“汉方本草”楚颜防脱育发液的成分为:水、丁二醇、聚山梨醇酯-20、DMDM乙内酰脲、香精、泛醇、甘草酸二钾、侧柏叶提取物、何首乌提取物、当归根提取物。

张大芙防脱育发露、张大芙防脱育发精华素和汉方本草三种产品的批准文号均为“国妆特字G20151666”,化妆品生产许可证为“粤妆20160292”。

但在国家药监局网站上,楚颜公司所持有“国妆特字G20151666”批准文号所对应的产品只有一种,名为“楚颜防脱育发液”的产品,并没有“张大芙防脱洗发露”等产品.

该网站上登记的楚颜防脱育发液产品成分配方,与前述“汉方本草”楚颜防脱育发液标称成分一致,并没有“张大芙防脱育发露套装”所标称的成分。

也就是说,在相同的“国妆特字G20151666”批准文号,及其对应的产品审批配方之下,出现了另两款产品名称与配方完全不同的产品。

食药监管系统一位负责稽查的人士向澎湃新闻表示,前述三种产品共用了批准文号,但却出现不同的配方成分,如果均系该生产企业生产的产品,则“张大芙防脱洗发露”涉嫌生产未经批准的特殊用途化妆品;如果不是该生产企业生产的产品,“张大芙防脱洗发露”就涉嫌生产、销售假冒伪劣产品,达到一定金额,可能构成刑事犯罪。

5月25日,澎湃新闻就前述该产品广告及成分是否存在造假等问题,正式向楚颜公司客户接待部经理袁华南求证,其表示需要了解后才能回复。截至发稿时,暂未收到回复。


责任编辑:韩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