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界财富网欢迎你!
当前位置:    首页 > 雅趣收藏 >

美国大都会馆藏中国书画精品展作品评析

作者:商界财富网 发布日期:2017-12-07 18:22

飞纽约看唐宋绘画——美国纽约“大都会馆藏中国书画精品展”

过去四十年中,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下简称 Met)逐渐发展成世上最重要的中国书画收藏机构之一。馆藏囊括唐代至今的历代笔墨精华,其中包括祥和的佛经、绚烂的宫廷肖像、遣兴的文人画。

正值大都会博物馆亚洲艺术部成立100年之际,Met 举行“大都会馆藏中国书画精品展”(Masterpieces of Chinese Painting from the Metropolitan Collection),展出其旷世的中国绘画收藏。此次展览分2期展出110幅作品,第一期作品的展出时间为2015年10月31日-2016年4月17日。

“看展览”将分两次介绍展览的第一期展览展出的作品,此为第一部分,主要介绍 Met 中国绘画收藏史和此次展出的唐宋部分的展品。

 

布展中的“大都会馆藏中国书画精品展”

相比中国历代王朝的宫廷收藏,西方认真收藏中国古代书画的历史并不悠久,美国开始得则更晚。在19世纪中叶的西方评论家看来,中国画和日本画一样,毫无透视观念,不值一看。但1876年费城世博会开幕,日本艺术还是吸引了万千观众,中国展却相形见绌。

随着美国内战创伤愈合,美术馆依仗着大收藏家兴起。直到波士顿美术馆的芬那罗萨(Ernest Francisco Fenollosa,1853-1908)认识到中国文化对日本的极大影响、日本绘画源于中国,西方才开始重视中国古典艺术的收藏。从20世纪初开始,美国陆续涌现出弗利尔(Charles Lang Freer,1854-1919)、席克门(Laurence Sickman,1907-1988)、李雪曼(Sherman Lee,1918-2008)等收藏和研究中国艺术的重要人物。

 

方闻提出中国书画一件件地搜集为时已晚,必需收藏“收藏家”

而当我们把目光聚焦在 Met 的收藏时,注意到一个不得不提的名字——方闻。他1930年出生于上海,少时学**书法,1957 年获得普林斯顿大学博士学位并留校任教至 1999 年。1971 年方闻出任 Met 亚洲部主任,当时他提出:中国书画一件件地搜集为时已晚,必需收藏“收藏家”。被收藏的“收藏家”便是王季迁(1906-2003)和顾洛阜(John M. Crawford,1913-1988)。

在第一期的展品中,五代的《乞巧图》、宋代李公麟《孝经图》和赵孟坚《水仙图》等,均出自王季迁的收藏。

 

王季迁所藏宋李公麟《孝经图》(局部),1996年入藏Met

王季迁1906年出生于苏州东山,14岁拜师于“过云楼主”顾麟士,1928年求学上海结识吴湖帆,在苏州九如巷与张充和为邻。1935年经吴湖帆推荐受邀为故宫博物院赴伦敦展览的审查委员,得以见到许多珍贵的中国古代书画。从“过云楼”到“梅景书屋”,再到“溪岸草堂”,王季迁确立了在中国古代书画收藏和鉴赏领域的地位。

1949年,王季迁定居纽约,不久后便从犹太古董商处购入北宋武宗元《朝元仙仗图》。1968年,又从张大千处购入五代董源《溪岸图》。1973年,在方闻的牵线下,王季迁将其收藏的25件宋元精品捐赠给 Met,其中包括米友仁《云山图卷》、赵孟坚《水仙图》等。1997年,王季迁将包括董源《溪岸图》、五代《乞巧图》等在内的12件藏品捐赠给 Met。为此,Met 特辟“王季迁家族艺术馆”,将其历时70年的收藏的60余件中国历代绘画珍品陈列于此。

相比王季迁的世家出身,顾洛阜则可谓是“时势造英雄”。他出身于普通的爱尔兰移民家庭,在二战结束后的美国收藏界脱颖而出。1955年,他了解到书画在中国美术史的重要性,大胆迈进了笔墨的世界。值得一提的是,顾洛阜悟到“书画同源”,甚至认为书法更高一等,更领会到诗、书、画为中国文化的精髓,于是把主要精力用在收藏中国书画上。

1981年,他半捐半卖地把宋郭熙《树色平远图》和赵佶《竹禽图》(此两件为第二期展品,将于2016年5月7日开始展出)“转让”给 Met。

 

顾洛阜所藏宋郭熙《树色平远图》,1981年赠予Met

 

顾洛阜所藏赵佶《竹禽图》,1981年售予Met

顾洛阜的一生没有子女,仅有男性伴侣,他认为自己只是古代书画暂时的守护人,在绵长的历史上,这些文物只能短期的拥有,但必需善为珍存,以期传之久远,他认为公共艺术机构是文物最好的归宿。

而这个“公共机构”就是 Met, 顾洛阜的居所和 Met 也仅隔两条街。他很早就许诺将把所藏的好书好画遗赠给 Met,也是使Met成为西方第一家得以将中国古代书法和绘画全面呈现。

在第一期的展品中,宋黄庭坚的书法《廉颇蔺相如列传》,马远的绘画《月下赏梅图》等均出自于顾洛阜的收藏。

 

附:第一期展览中的唐宋书画浅析

 

韩幹《照夜白》,750年,30.8 x 34 cm

唐代尚武,“玄宗**马”这幅韩幹的《照夜白图》是唐玄宗最喜欢的一幅画,也是中国艺术中最著名的关于马的绘画之一。

唐天宝年间(742-756),韩幹奉命画天厩中名马,今传世的只有《照夜白》一幅。画家不仅画出了御马的强壮,更画出了它试图摆脱羁绊的精神状态。据说,唐玄宗曾命韩幹学**陈闳画马,韩幹却说:“臣自有师,陛下厩之马皆臣之师也。”正是因为他这种注重写生使得画中之马飞扬的鬃毛,炯炯有神的双眼,张大的鼻孔和四肢腾踏的名驹风采跃然纸上。

 

韩幹《照夜白》(局部)

 

南唐后主李煜所题“韩幹画照夜白”

此幅画右上角“韩幹画照夜白”为南唐后主李煜所题,米芾、项元汴等人皆有跋文留下,清代入藏内府,晚清流散民间,几经周折,最终由狄龙基金会(The Dillon Fund)捐赠给Met。

 

唐 传钟绍京 楷书灵飞经 册,738年,20.8 x 8.9 cm(共8页)

誊抄经文,无论是佛教还是道教,都是一种表示虔诚、传播信仰的方式。写经需要特殊的笔,纸张的大小也应该合乎规制、带有竖格,并使用最准确、最正式的字体。这一道教经文片段合乎上述所有要求。而且,它流畅端庄的整体风貌进一步提升了它的品格,使之不仅仅是一般的经文抄写。

这幅《楷书灵飞经》传为738年钟绍京受唐玄宗的女儿元贞公主所托而作,它是盛唐时期精巧的宫廷风格的典范。小楷平衡和谐,一笔一划都得到了完美的布置和书写。由于使用了长而尖的硬毛笔,每一笔都干净明快,起承转折也优美利落。每个字都横平竖直,外部则像是有个矩形的框架在作支撑。整幅书法透露出一种深思熟虑的简洁,成为外在平衡和内在宁静的精神典范。

董其昌在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获得该帖,他题跋云:“此卷有宋徽宗标题及大观、政和小玺”,可知此卷经历了宋代宫廷御藏,并有宋徽宗亲书的标签。他认为这幅字是唐代小楷最精致的典范之一。三年后,董其昌将其连同《法华经》一起抵押给海宁陈瓛,十六年后赎回。陈家私自扣留了其中四十三行,并收入到《渤海藏真》里。

此帖其后辗转流传,在道光18年(1839年)由翁同龢之父翁心存购得此后一直在翁家流传,21世纪初翁万戈正式转让给MET。如今在展出的正是明代被陈瓛私自扣下的43行。

 

五代/北宋 佚名 乞巧图 161.6 × 110.8 cm,王季迁旧藏

这幅大型绘画是现存最早的界画之一。这幅画的近景描绘了宫殿女性的活动,庭院中茂盛的树木和盛开的莲花表明正值夏季。“乞巧”的中心在二层楼的台阶展开,女性在宴会台上或仰望天空,或聚精会神地穿针引线。

 

乞巧图(局部)

在中国传统中,七月初七是“乞巧节”,古代女性举行祭拜,祈祷织女星给自己以巧手,牛郎和织女星也会在这一夜相会。值得注意的是,右侧的第三位女性向外凝视两棵骈枝连理的树,这棵树象征着命中注定的结合将会来临。

 

乞巧图中树木的描绘

这幅画暗指唐玄宗与杨贵妃的爱情故事。因为唐玄宗不理政事导致了公元755年安史之乱,他被迫出逃。宫殿的侍卫将动乱怪罪于杨贵妃,他们迫使皇帝处决了她。白居易的史诗《长恨歌》就描绘了这一悲剧性的故事,开头就是这幅画中呈现的宿命中的约会。诗、画二者都可以解读为对后人的忠告:皇帝不可不理政事。

 

南宋 佚名 明皇幸蜀图,12世纪中期 ,113.7 × 82.9 cm

此次展出中另外一幅直接表达“安史之乱”的是《明皇幸蜀图》。这幅画描绘了处决之后神色严峻的皇家随从。尽管这些人物形象中的衣物是唐朝的,这幅画的山水风格,尤其是细致入微、云雾弥漫的高山表明,这是一幅12世纪中期的作品。

 

北宋 佚名 仿范宽山水图,12世纪早期,166.1 × 104.5 cm

这幅“巨碑”山水画曾被认为是明代的作品,事实上也许更早一些,它仿效的是宋代范宽的风格。这幅画将山景分为三段。前景中,一条船停泊在树林覆盖的山脚;中景里旅人们向一座寺庙前行;一座座山峰凸显在背景中。

 

《仿范宽山水图》中景人物部分

唐宋之间发展出“江山隐逸”的画题,在山水间加入更多的人文活动,并透过山水图绘抒情,人在山水中行旅往来,赋予了山水文学性——山成了绘画者的胸怀,画山水成了“写胸中逸气。”这种客观风景和主观情感的结合也成为中国山水画和西方风景画的重要区别。这幅作品里的山峦仿若漂浮在云雾中,从而连为一体,同那些确定是12世纪的作品极其相似。不同墨色纹理线条之间的模糊与融合,展现出画家对郭熙作品的熟悉。石头有棱有角,披上了雨点皴,以及山峰上灌木的叶子,则都是范宽风格绘画的特征。

 

北宋 黄庭坚 草书廉颇蔺相如传(局部),1095,33.7 × 1840.2 cm,顾洛阜旧藏

黄庭坚是一位诗人、书法家,还是一位禅宗的信徒。他相信书法是自我表达的一种方式。这幅手卷上有近1700字,是草书的杰作。

此卷虽无黄庭坚之款印,但其为真迹无疑。这幅手卷约创作于1094-1097年间,上面誊抄的是《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而此卷誊抄突兀地结束于“今两虎共斗,其势不俱生。吾所以为此者,以先国家之急而后私雠也”这句。

 

《草书廉颇蔺相如传》最后一句“先国家之急而后私雠也”

在宋朝政治斗争的语境中,黄庭坚的这卷草书成为了他对结党之人的有力控告。黄庭坚当时亦受到党争的影响,从帝京谪居边陲黔州,“先国家之急而后私雠也”的结语意味绵长。

黄庭坚的草书,不去行书笔法,其粗细顿挫,潇洒流利,行间宽敞,墨润笔舒,偶得飞白,为人称道。在中国美术史上,一位书家地位的确立,除了墨迹本身之外,还需要其本身的经历、品格、才华和功力。无疑黄庭坚满足所有这些要求。

 

北宋 李公麟 孝经图(局部),1085年,21.9 x 475.6 cm,王季迁旧藏

大都会收藏的这卷李公麟(1049-1106)《孝经图》,款署:公麟。

 

《孝经图》,款署:公麟

后有南宋汗漫翁、董其昌、李鸿章等人题跋,作者是依据《孝经》经义,所绘十五段的图说式画卷,以行楷书方式书写《孝经》内容,在以线描笔法绘写配图,书画合璧。

 

《孝经图》董其昌题跋部分

《孝经》大约作于公元前350-200年之间,它所给予的教导几乎无所不包。宋朝时,这部文本成为了新儒家十三经之一,直到现代也仍然是传统中国道德学说的奠基石。在这幅作品中李公麟图像描绘文本,有意保持克制并避免色彩的装饰性,并从《孝经》中摘抄的简短章节。李公麟用他的艺术来批评、劝导、教化人心,对这部儒家经典同宋代的道德关系作出了微妙的评论。此画中的字迹也刻意以一种复古的风格书写,以呼吁回归简单美德和朴素生活。

 

《孝经图》书法部分

从历代流传的过程中,此幅《孝经图》卷都接受为李公麟的真迹,其依据为“游丝铁线描”,极似李公麟作品标准件《五马图》卷,给人以潇洒飘逸之感。

 

北宋 佚名 睢阳五老 毕世长像 册页,1056年前,40 x 32.1 cm

此像是《睢阳五老》图集之一,北宋名臣杜衍、毕世长、朱贯、王涣、冯平,致仕后归老睢阳(今河南省商丘市),晏集赋诗,时称“睢阳五老会”。当时名人欧阳修、范仲淹等18人曾依韵和诗,时人绘成《睢阳五老图》,钱明逸为之作序。此画对细节的描摹细致入微,衣服暗处厚重的墨线延续了唐代官方肖像的传统画法。

 

Met正在布展中

这一图集中的另外四幅中,两幅肖像为华盛顿的弗里尔画廊收藏,另两幅为耶鲁大学的艺术画廊收藏。50余家题跋则藏于上海博物馆。

 

南宋 高宗 草书天山阴雨七绝诗 团扇,1162年后,23.5 x 24.4 cm,顾洛阜旧藏

1162年,55岁的宋高宗赵构(1107-1187)退位,在生命的最后几年中,赵构更是倾心艺术,研**书法。这幅《天山诗》便是其退位后所作。诗云““天山阴□判混茫,二爻调鼎灌琼浆。试来丑末门边立,迸出霞光万丈长。”” 并钤“德寿闲人”印玺。

在书法上,赵构早年学黄庭坚和米芾,后则效法王羲之,终成自己的面貌。

宋代君王中,最有艺术天才的当属宋徽宗赵佶,高宗赵构为其第九子。

 

南宋 杨皇后 楷书瀹雪凝酥七绝 团扇,13世纪早期,23.5 x 24.5 cm,顾洛阜旧藏

在宋宁宗赵扩(1168-1224)治下,杨皇后(1162-1232)是一位绕不过去的人物。在高宗朝,她曾以音乐上技压群芳而受到宋宁宗赏识,1202年成为了他的皇后。然而,她极具政治能力,在宁宗不知情的情况下,于1207年处死了权倾一时的韩侂胄。1224年宁宗驾崩,她废黜太子赵竑,支持太子赵昀,后者成为了宋理宗(1224-1264在位)。

杨皇后的书法出于高宗,集成了南宋以来的皇家风格,她在团扇反面题下了这首《蔷薇诗》署“杨妹子“钤龙文朱文圆印。正面是宫廷画师所画的蔷薇图。

诗为:瀹雪凝酥点嫩黄,蔷薇清露染衣裳。西风扫尽狂蜂蝶,独伴天边桂子香。

 

南宋 理宗赵昀 行书北宋梅尧臣 依韵和资政侍郎雪后登看山亭诗 团扇,1250-1260年, 25.1 × 25.1 cm,顾洛阜旧藏

此扇年代不详,但这种书法的风格同宋理宗赵昀(1205-1264)所题马麟《夕阳秋色图》(现藏东京根津美术馆)极为相似,尤其是“山含秋色近,燕渡夕阳迟”中的“色”、“迟”二字。《夕阳秋色图》作于1254年。这首诗可能描绘了南宋时首都杭州西湖周边的风景。

诗云:湖上晴烟冻未收,湖中佳景可迟留。更临危树看群岫,雪色岚光向酒浮。

从此团扇中可见,理宗的书法不受高宗影响,字体多上窄下宽,最后一钩偏重。

 

南宋 马远 月下赏梅图 团扇册页 绢本,13世纪早期,25.1 x 26.7 cm,顾洛阜旧藏

马远(活动于1190-1225年间)的《月下赏梅图》是一首视觉之诗,它引发了人们对时间、空间与情感的综合感受。

此画的中心为一株苍劲的老梅,四周远山、近丛,展现出早春之夜云雾弥漫、月影朦胧的气氛。一位身着白色长袍的士人居于风景之中,与月亮所营造的无限空间完美地互相平衡。这幅画令人想到太极图中阴阳、明暗、虚实的交融关系:人虽然束缚于现实世界中,但精神依旧向上延展,直到无穷。

此画左下有款“马远”。因为马远作品的构图偏于一角,人称“马一角”。与他同时代的夏珪(活动于1195-1264)善用空白表现江山辽阔,人称“夏半边”。南宋时期,“马夏”齐名,南宋的半壁江山似乎也在艺术中映射。

 

南宋 夏珪 山市晴岚图 册页,13世纪早期,24.8 x 21.3 cm

这一册页诗意地表现了潇湘八景之一。自从11世纪末的禅僧惠洪(1071-1128)就潇湘八景作了8首诗以来,这一题材就在画家中流行。他的《寿阳曲•山市晴岚》为画家提供了生动的形象:

宿雨初收山气重,炊烟日影林光动。蚕市渐休人已稀,市桥官柳金丝弄。隔溪谁家花满畦,滑唇黄鸟春风啼。酒旗漠漠望可见,知在柘冈村路西。

在夏珪的诠释中,他的皴法创造了视觉符号的抽象语言,中国画的勾皴染点毫不费力地把山的轮廓和树叶小点转变为笔墨语言。这种出色的水墨简化风格和笔触将形与意熔铸起来,从而导向了元代富有表现力的书画变革。

 

南宋 赵孟坚 水仙图 卷(局部),13世纪中期,33.2 × 374 cm,王季迁旧藏

赵孟坚(1199-1264)是宋朝皇室的一员,也是一位清高地文人,以画水仙、墨梅、兰、竹等闻名。他将这些植物提高到文人画的趣味。

在这一幅极长的画卷里,赵孟坚运用了白描,以纯粹的线条来描绘对象,他用圆润饱满的短线条画出娇嫩的花瓣,用挺拔舒展的长线条勾勒叶片,用苍劲的线条画出杂草,并在线条勾勒之外加以渲染分出花叶的阴阳相背。对于自己的“妙笔生花”,赵孟坚是自豪的,据说他泛舟严陵的时候,看见新月出水,得意地说:此所谓绿波不可唾,乃我水仙出现也。

水仙作为春天来临的象征,也被成为“凌波仙子”。这种芬芳的花朵常常和湘夫人联系在一起,这让人联想到坚贞的屈原。南宋忠臣仇远(1247-1327年以后)将赵孟坚的水仙描述成受尽毁坏的土地上唯一看得到的生命。

 

南宋 赵孟坚 行书梅竹诗谱 卷(局部),1260,34 × 353.1 cm,顾洛阜旧藏

此卷有赵孟坚(1199-1264)行草书68行,款“诸王孙赵孟坚子固彝斋居士记”。赵孟坚并不以书法闻名,但他的书法博采众长,包含了4世纪晋代书法家的自然魅力,7世纪唐朝大师的用笔方法与特征结构,还有11世纪书法家的自由表达。

这一卷轴抄录了赵孟坚关于梅竹画的诗歌,是他的代表作。然而,此卷同时谈了画理,前二首谈梅,第三首谈竹,不但以诗说理、以诗喻画,谈梅、竹两项能称为“谱”,此开风气之先。

而赵孟坚有个在书画史上有位极其著名的同宗兄弟赵孟頫,我们将在下期关于元明清书画的介绍中为大家讲述。

 

Met展览现场,图中展示的为元代赵孟頫等人所做三世人马图

 
 

责任编辑:韩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