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界财富网欢迎你!
当前位置:    首页 > 财富要闻 >

途牛裁员风波背后:三年亏46亿,花1.4亿赞助综艺,没钱发工资?

作者:商界财富网 发布日期:2018-07-06 22:04

文 | AI财经社 吴晓宇

编 | 祝同

途牛裁员风波背后:三年亏46亿,花1.4亿赞助综艺,没钱发工资?

 

“要旅游,找途牛!”曾用这句广告语打动消费者的途牛,再一次陷入裁员风波。

近日途牛内部员工爆料,途牛目前用降薪的方式逼迫员工离职,降薪波及500人,引起部分员工罢工以作抵抗。7月4日,途牛公关部回应道,“未辞退员工,公司都在保护员工权益的情况下积极沟通。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途牛第一次陷入人事动荡风波。

早在2017年12月,途牛便辞退200余名内部员工。裁员风波背后,途牛“资金亏损”压身,根据财报显示,从2015年到2017年,途牛分别亏损14.6亿元、24.2亿元、7.7亿元,2018年第一季度净亏损为7160万元。

面对老对手携程、同程,途牛又该如何走上“牛途”?

途牛降薪引发员工危机?

继2017年12月途牛“大清洗”研发人员后,途牛又疑似再次“屠牛”。

据中新经纬报道,途牛正采取降薪、降提成等措施,意欲逼迫员工主动离职,引起部分员工罢工。7月4日,AI财经社通过途牛内部员工了解到,此次受降薪影响的主要是旅游顾问中心国内长线部。

途牛员工多多告诉AI财经社,今年6月30日起,途牛再次变动薪酬制度,单方面给所有客服降提成,由原来5%的提成点,降低到3%。变化后,员工工资比之前每月少1000元甚至更多,波及人数约500人左右,之后引起部分员工抗议。

多多表示:“大部分员工的诉求是希望提高利润点,最好恢复之前的提成点,但公司一直在打太极,最后给出的方案是要么继续干,要么走人。”

随后,AI财经社向途牛公关求证。“影响500人肯定不属实,是个别员工对薪资有异议。”同时,她表示,7月1日上午途牛查询系统出现故障,查询结果与实际情况存在差异。7月1日下午,提成系统已修复。

多多告诉AI财经社:“之前说系统坏了,然后我再查就涨了500元,但提成点降了也是真的。7月4日,公司走了10余个同事,一些被开除,一些主动离职,内部曾答应某些员工N+1的赔偿金,但还没拿到。”途牛公关向AI财经社否认了此事,称“并没有裁员”,也未就赔偿一事予以回复。

劳动保障领域资深人士张军向AI财经社介绍,要认定途牛是否违法,首先看员工的劳动合同中是否明确规定了底薪、提成的具体额度,如果规定后公司随意修改,便违反了劳动合同法。若劳动合同中没有约定,需进一步看公司的规章制度是否规定提成具体数额,若是规定了,同样,员工可以起诉公司违法。公司若要变更规章制度(改变提成),则需满足生效三要件:由公司拟定规章制度草案并在公司公告栏中公式、如有工会,提交工会审议通过、已向劳动者公示。

如果合同、内部规章制度都未约定提成的具体数额,而是一种惯例的做法,员工可以组织起来并推选一位维权代表和资方谈。当问及多多是否采取法律措施时,多多回复道:“问过律师了,但我们现在不好意思跟公司杠,公司情况也不好。”

途牛裁员风波背后:三年亏46亿,花1.4亿赞助综艺,没钱发工资?

 

连续三年亏损,采取“节流”措施

为何途牛总是身陷裁员风波,途牛真的很缺钱吗?

实际上,途牛自2014年登陆纳斯达克后,已经连续4年业绩亏损,从2015年到2017年,分别亏损14.6亿元、24.2亿元、7.7亿元,三年累计亏损46.5亿元。

2017年,途牛开始采取措施以减少亏损。途牛董事长于敦徳在2017年7月接受采访时说,途牛扭亏为盈以节流为主,包括减少营销投入、提高人事效率、加强库存管理等,同时开源方面提高直采比例。

从2018年一季度报的数据来看,途牛在销售与市场营销、运营开支、研发成本三个板块分别降低了费用:销售与市场营销费用为2960万美元,同比下降26.8%;运营开支为6120万美元,同比下降31.4%;研发成本为1340万美元,同比下降47.3%。途牛2018年第一季度净亏损为7160万元,而2017年同期亏损2.874亿元,亏损有所收窄,节流举措发挥一定作用。

途牛裁员风波背后:三年亏46亿,花1.4亿赞助综艺,没钱发工资?

 

而运营开支、研发成本的下降,与2017年底发生的裁员不无相关。

据了解,2017年12月,有报道称“位于南京的途牛旅游网总部21日上午9点半左右突然辞退大约400人,有的整个部门被裁掉。一批员工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辞退,一早收到公司通知后,便被要求收拾东西立马走人。”

当时,途牛官方回应是此次裁员并非网传的400名,而是不超过200人,占公司人员比例不超过3%,主要是途牛南京研发中心的研发人员。同时,已经对离职人员进行了N+1的赔偿。

而在此之前一个月,途牛刚刚遭遇高管层大地震。2017年11月17日,途牛宣布联合创始人、总裁兼首席运营官严海锋,首席财务官杨嘉宏因个人原因辞去现有公司职位,即日起生效。

途牛方曾在媒体中公开表示,“裁员行为”是公司为了对研发组织结构进行调整,实现统一管理。调整过程中涉及到正常的人员流动,途牛将严格遵循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确保相应人员权益。

被裁人员构成以研发人员为主,当时就有途牛内部人员对媒体表示该轮裁员或许仍与节约成本有关。如今,从2018年Q1财报来看,确实取得了运营、研发成本的下降。

在资本市场中,途牛于2015年获得海航集团5亿美元融资。此后两年半时间,未有公开融资消息。

此次裁员事件,似乎是途牛再次“节流”的体现。

挥金营销

如今途牛在营销花费上的“低调”与此前花销的豪迈所形成的鲜明对比。

“要旅游,找途牛!”此前,这句广告语曾打动消费者。从2016年开始,途牛先后与《非诚勿扰》《最强大脑》《中国好声音》《花儿与少年》《花样姐姐》等多个热门综艺合作,砸入大量广告费,其中仅《奔跑吧,兄弟》第四季的特约赞助,就花费了1.485亿元。此外,途牛还设立了南京途牛影视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途牛影视”),制作了《一路之上》《出发吧,我们》等旅游真人秀节目。

数据显示,途牛2016全年市场营销费用占总运营费用的61%。而同期,携程是36%;2015年途牛占比63%,同期携程是41%。

这与2016年途牛的转型不无关系。2016年之前,途牛的战略一直很专注,定位也很清晰,主要业务是跟团游、自助游的旅游产品定制,最早开创互联网旅游线路模式。此前,途牛CEO于敦德曾公开批评老对手同程,“同程看起来机票、酒店、火车票、门票、出境游样样俱全,但是样样都不精,样样是鸡肋;途牛虽然只有休闲旅游一个业务,但是长期专注,全力以付,力出一孔。”

令人没想到的是,同程之后的多元化道路极为顺遂。2015年7月,同程获得60亿元巨额融资,估值飙升至130亿元,是身为美股上市公司的途牛的2倍。此外,同程还获得了腾讯、携程、万达的注资。

对手估值甩开自己,途牛慌了。2015年途牛宣布杀入在线机票预订领域,2016年7月,途牛加大力度进军机票、酒店预订,2016年11月,途牛十周年发布会公布了五大新业务,跳出此前专注旅游打包产品的战略,发力机票、酒店、金融、影视、婚庆等五大新业务板块。

OTA平台最难的是获客和运营。要进军机酒行业,途牛很缺线上流量。流量之所以重要,是由于消费者永远倾向于选择送到眼前的产品和服务,所以途牛在2016年前后挥金营销。

然而现如今,途牛影视早已不再提及;婚庆业务也同样从此前强调的跨界,转变成强调高端旅游的婚纱旅游摄影。途牛的“多元化转型”并不成功,转而重回旅游团产品,浪费了几年。

途牛选择用“节流”止损,并押宝线下直营店,试图线下为线上导流。但实际上,节省运营、销售、广告投放的费用,虽然降低了亏损,但可能会导致其关注度下降,使得其经营业绩受损。

(文中途牛员工为化名)


责任编辑:韩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