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界财富网欢迎你!
当前位置:    首页 > 商界警示 >

土豪房企崩盘:老板从洗车仔到身家60亿,与王林“大师”有交情

作者:商界财富网 发布日期:2018-10-19 09:54
“北京像素”项目让江西宜春走出来的“洗车仔”王永红,成了北京响当当的房地产商。依靠聪明的头脑和各类人脉关系,王永红抢得先机,但随着朋友圈中王林、徐翔、赖小民接连倒塌,中弘股份也走向了万劫不复。
土豪房企崩盘:老板从洗车仔到身家60亿,与王林“大师”有交情

 

作者 /© 熊颖

编辑 /© 邢昀

一个“北京像素”项目,使得从江西宜春走出来的“洗车仔”一炮而红,成了北京最土豪的房地产商。

在那个地产黄金年代里,公司借壳上市一路顺风顺水,打工仔摇身变富豪,却热衷于赌趋势、玩资本、谈梦想。然而谁能料想到,几年之后,公司深陷债务泥淖,保壳的路走的曲折离奇。

地产公司中弘股份在等待宣判“死刑”。按照规定,如果连续20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元,交易所有权启动退市程序。10月18日,是留给中弘股份的最后一个交易日了。

中弘股份有可能成为A股首只因面值过低而被退市的股票。曾一手拉起公司的实控人王永红,已经奔赴香港近一年。过去他曾找过的“救兵”,王林、徐翔、赖小民……最终都在时间面前“现了原形”。

而这一年中他几次操作,试图再次改写中弘的命运,但是命运所有的馈赠其实都在暗中标下了筹码。

01

北京最土豪地产商

“一地鸡毛”的中弘股份也曾有过巅峰时刻。

一手“北京像素”,一手“六佰本”的商业街模式,王永红就成了北京城里响当当的地产商,同行也对王永红评价甚高,“很聪明、也很拼、情商高、会说话”。

土豪房企崩盘:老板从洗车仔到身家60亿,与王林“大师”有交情

▵ 中弘集团实控人王永红

王永红无疑是赶上了房地产最好的时刻。2000年,王永红和哥哥王继红在北京朝阳区常营乡圈下600亩地。按照王永红的话说,“非常偏僻,还种着高粱、玉米、大豆等庄稼。”也正是这块庄稼地,日后为中弘股份贡献出了源源不断的现金流。

2003年,庄稼地里“长”出来的写字楼无人问津,王永红相信只是时机未到。2008年,这块《五环之歌》中唱道“比四环多一环,比六环少一环”的偏远之地,随着北京CBD的东扩身价倍涨。

王永红瞄准机会,在这片土地上“一口气”开发出9800多套商品房,也就是后来以安放北漂族梦想和尊严闻名的“北京像素”。

直至2012年,9800多套商品房全部售罄。曾有媒体报道,据说这个项目让王永红一口气赚了五六十亿。

也正是在“北京像素”清盘的这几年,王永红多次攀登富豪榜,2010年被《新财富》评为2009-2010年财富增长最快的50家企业之一;2013年王永红位列江西富豪榜第二名,身家达到60.8亿元。

土豪房企崩盘:老板从洗车仔到身家60亿,与王林“大师”有交情

 

王永红的另一个得意之作叫做“六佰本”。2008年,京城东北部,望京广顺北大街,一座外形如港口集装箱的建筑内人潮涌动。

遗憾的是,“六佰本”的人气并没有维持太久。成名即巅峰,“北京像素”之后,中弘股份鲜少再现成功项目。

02

与“大师”王林交情不浅

在中国房地产野蛮生长的年代,王永红依靠聪明的头脑和各类人脉关系抢得先机,中弘股份顺利借壳上市。打工仔变身富豪,王永红也脱开地产,热衷于赌趋势、玩资本、谈梦想。在他朋友圈出现的人,是大家耳熟能详的王林、徐翔、赖小民……

2013年7月,一张赵薇、李连杰的做客照片让江西“大师”王林一夜爆红。这位以“空盆来蛇、断蛇复活“等“超凡本领”闻名的“大师”,交友横跨政、商、娱乐圈三界。在王林捐赠重建的建勋寺功德碑上,不光刻着王菲、李亚鹏的名字,还包括王永红。

土豪房企崩盘:老板从洗车仔到身家60亿,与王林“大师”有交情

▵ 赵薇与“气功大师”王林合影

这一名字后来被颐和资本总裁王吉舟证实,此王永红正是中弘创始人。

据媒体报道,颐和资本拿下的最得意一单是协助中弘卓业借壳ST科苑上市,并使其在资产证券化过程中获得了70亿的证券收入和13亿的现金收入。而从他认识王永红到中弘成功上市,前后只花了3个月左右时间。

王吉舟不光是中弘卓业借壳成功的得力帮手,同时也是王永红和王林友谊的见证者。

据《财经》报道,王吉舟曾在网上撰文表示,自己与王林相识“缘起于中弘地产王永红董事长借壳ST科苑的合作”。在该次见面中,除了他与王林,在场的还有“建(设银行)总行投行部的两位,宿州政府的两位,某前中央首长生活秘书家人一位和中弘公司的两位”。

按王吉舟在文章中的说法,中弘卓业欲借壳ST科苑上市,但ST科苑所在地市长早已放话绝不同意房地产公司借壳。在王林表演了他的“空盆来蛇”等绝活后,王永红就请王林与ST科苑所在地的市长和建设银行投行部的领导一起详谈了“他们俩的仕途和注意事项”。

不过“大师”王林终究还是差了那么一点“功夫”,算得中弘股份上市时间“八九不离十”,却算不出自己的牢狱之灾,也没算出之后中弘和王永红的负面缠身。

03

减持背后有徐翔

2017年,“大师”王林的故事走向“全剧终”。几乎同一时间,昔日“宁波涨停板敢死队总舵主”徐翔400亿元股票操纵案的宣判又牵扯出另一宗陈年旧事。

2017年1月23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宣判,“中国私募一哥”徐翔被判有期徒刑五年半,罚金110亿元。

青岛中院指出,2010年至2015年,徐翔单独或与王巍、竺勇共同与13家上市公司董事长、实际控制人(另案处理)合谋,共同操纵上市公司股票交易价格和交易量。而王永红正是这13家公司的实控人之一。

 

土豪房企崩盘:老板从洗车仔到身家60亿,与王林“大师”有交情

▵ 徐翔被捕照片

青岛中院披露的一个细节显示,某上市公司董事长向徐翔表达减持公司股票的意向,双方多次见面达成一致,由上市公司发布收购项目、“高送转”等利好消息,在拉升股价之后,该董事长减持公司股票。

而这一细节和中弘股份极度吻合。

有媒体统计,彼时中弘股份在股权投资并购上的动作多达40起。此外中弘股份自上市以来经历“高送转”多达5次。

2013年3月到8月,中弘股份控股股东中弘卓业通过大宗交易合计套现近15亿元。

据财新报道,徐翔等人利用信息优势在二级市场公开以泽熙等私募基金产品的名义进入前十大股东、定增、协议转让,或通过各种形式的“马甲”竞价交易连续买卖,利用资金优势拉抬股价后协助上市公司股东减持套现。

徐翔对王永红的“施与援手”实则证明“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2016年,徐翔案开庭后不久,中弘股份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由王永红变更为王继红。

而这次董事长的新旧更替,更像冥冥之中给中弘股份埋下的伏笔。此后的两年时间,中弘股份过的极为艰难,楼盘烂尾、资金链危机……问题一个接一个浮出水面。

04

赖小民的“保护伞”

2017年,中弘股份的债务危机刚有端倪。

中弘股份前员工李游(化名)向市界解释,“(中弘股份的)整体战略布局没问题,只是赶的点背。海南项目和商住项目把公司战略布局打乱了。”

李游所说的海南项目,一个是位于三亚的半山半岛;另一个是位于海口的如意岛。前者收购失败后想要重启,后者被开罚单、项目停工,这两个项目也由此成为压断中弘股份资金链的重要原因之一。

2017年底,王永红为购买半山半岛,在董监高都不知晓的情况下非法转移中弘股份61.5亿元,随后避走香港。而61.5亿元的“不翼而飞”让中弘股份的资金链受到重压。远在香港的王永红并没闲着。3个月后,王永红给中弘股份搬来“救兵”。

土豪房企崩盘:老板从洗车仔到身家60亿,与王林“大师”有交情

▵ 中国华融

2018年3月,中弘集团、王永红与深圳港桥共同签署了战略重组协议,深圳港桥拟联合其他主要合伙人,发起设立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募集不超过200亿元,用于中弘集团重组,基金存续期三年。

王永红搬来的“救兵”背后,实则是他的江西老乡——中国华融曾经的“掌舵者”赖小民。深圳港桥是中国港桥的全资子公司,而中国港桥则和华融关系密切。

只可惜,重组协议刚公布没过几天,4月17日赖小民落马,自身难保的华融哪里还顾得上中弘股份的死活。5月25日战略重组宣告终止,以为抱上“大树”的王永红再一次落了空。

05

自掘坟墓

对于中弘股份来说,成也王永红,败也王永红。而在王永红出走香港后,诸多问题犹多米诺骨牌般倾倒而出。

8月14日,中弘股份收到安徽证监局《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披露的2017年一季报、半年报、三季报涉嫌虚假记载被立案调查。截至 10月8日,中弘股份”逾期债务本息合计55.87亿元;而业绩情况更是“雪上加霜”,已经披露的公司2018年第三季度业绩预告显示,预计2018年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21亿元。

股价跌破一元的中弘股份,处在退市边缘求生欲极强。然而,随后赶来的“白衣骑士”新疆佳龙、加多宝同样重组失败。

10月18日,中弘股份毫无悬念的等待被宣判“死刑”,成为第一个因连续20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元而被终止上市的A股公司。

土豪房企崩盘:老板从洗车仔到身家60亿,与王林“大师”有交情

 

而在此之前中弘股份前后十次提醒公司股票可能被终止上市,中弘股份相关负责人向媒体表示:“公司股价表现有些出乎意料,我们现在一直在和国厚资产沟通,大家都希望保住上市公司的地位,毕竟不想让中小投资者受到损失。我们也一直在和交易所沟通,目前还没有得到实质性的回复。”

王永红的成功,放在历史进程中,偶然与必然交织。不论在中国房地产野蛮生长的岁月,还是资本运作盛行的年代,王永红都精准踩踏风口,将人际关系和杠杆效应运用到极致。然天行有常,监管趋严,当王永红赖以依附的“大树”接连倒塌,中弘的命运也可想而知。


责任编辑:韩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