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界财富网欢迎你!
当前位置:    首页 > 总裁论道 >

刘永好、袁仁国、王中磊等对谈企业从大到伟大

作者:商界财富网 发布日期:2018-04-10 09:53
在专著《从大到伟大——中国企业的第二次长征》、Corporate China 2.0: The Great Shakeup中,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刘俏院长详细论述了“伟大企业”这一概念。昨天下午13:30到14:45,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会分论坛9的主题为“从‘大’到‘伟大’:企业的蜕变”。该分论坛由刘俏院长主持。
 
围绕“伟大企业”,刘俏院长抛出问题:企业经营的首要目标是什么?什么样的企业是伟大企业?你心中的伟大企业是哪一家?2035年的伟大企业是什么样?
 
新希望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永好,欧盟委员会前主席罗马诺·普罗迪,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袁仁国,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CEO王中磊,美国Lennar国际总裁Chris MARLIN,就以上问题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企业经营的首要目标是什么?
刘俏,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杰出青年奖获得者,证监会第十七届发审委委员。在公司金融、实证资产定价、市场微观结构与中国经济研究等方面拥有众多著述。
 
刘俏:大家下午好!欢迎大家来到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会“从‘大’到‘伟大’:企业的蜕变”分论坛。首先,我简要介绍一下这个话题的背景。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按GDP衡量的经济总量增长了三十四倍,一批大企业涌现出来。《财富》全球500强排行榜以销售收入为衡量指标,在2017年榜单中,美国占据132个席位,中国大陆则有109家企业上榜。考虑到每年有6-7家的增量,预计中国上榜企业数目将在2020年超过美国。很多中国上榜企业是资源型企业。 
 
我最近也看到一个全球100家高科技品牌价值排行榜,有18家中国企业上榜,其中多为高科技民营企业。在这个背景下,我们讨论一个问题,企业经营的目标到底是什么?是扩大规模,还是创造价值?企业应该优先考虑什么价值?在座各位都是拥有丰富经营经验的企业家和高管,在你们心中,企业经营的首要目标是什么?
刘永好,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创始人,中国民生银行副董事长,他以其卓越的商业智慧和创造力成为中国民营企业发展的标志性人物之一。现任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
 
刘永好:做企业,没有利润就活不下去。正常的商业企业是应该盈利的,没有盈利是对国家、社会、股东、员工、自己的不负责任。但是企业做大以后,还是只想着盈利,就容易出错。中国改革开放40年了,有不少民营企业做大了,但是可能突然就没了,这可能跟他们主要想着赚钱,把责任抛到脑后有关。 
 
所以说我们做企业,必须要有社会责任;企业越大,责任担当越大。中国能够各领风骚三五年的企业很多,能够做三十年的民营企业不多。我们创业36年了,今天还健在。有媒体问我为什么,道理很简单,我们能够把盈利和社会责任结合起来。既考虑盈利又考虑责任的时候,你就不会做一些不该做的事。 
 
我比较高兴的是,改革开放40年,特别是最近10多年,很多走在中国前列的高科技企业是民营企业。我觉得这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最大成就之一。像华为,不仅是国内的大企业,也是全球的大企业,我们为这样的企业感到骄傲。而且,我觉得中国有这样的条件,还可以孕育一些其他像华为这样在自己的领域发展为世界前列的企业。当然,企业有一定的规模,有一定的担当,还要经得起时间检验,是非常重要的。 
 
刘俏:请Chris MARLIN先生谈一下您的看法。
Chris MARLIN,莱纳国际创始人,也是莱纳国际的现任总裁。莱纳国际隶属于全美最大的销售类住宅及租赁类住宅开发商莱纳公司(NYSE股票代码:LEN)。
 
Chris MARLIN:我们是一家规模很大的美国企业。当然,我们不是为了增长而增长,也不是光看收入。我们认为,企业的责任是与客户、雇员、合作伙伴还有股东们等利益相关者相关的。 
 
刘俏:请普罗迪先生谈一下您的看法。
罗马诺·普罗迪,1999年至2005年,普罗迪担任欧盟委员会主席,任职期间成功启动欧元,将欧盟扩大到中东南欧10个新成员并签署欧盟宪法条约。2006年,普罗迪当选意大利总理,任期至2008年5月8日。
 
普罗迪:我不是商人,我是一位经济学教授,曾经做过欧盟委员会的主席。对企业来说,不能盈利肯定就死掉了。其他目标应该是结合在一起考虑、互相妥协,随着公司发展要有一些改变的。妥协,实际上是为了平衡公司的各种利益、各种目标。大公司必须关注自己在市场中提供的价值,对企业规模要非常小心,一旦不再关注主业了,可能是非常麻烦的事。 
 
刘俏:普罗迪先生提到了企业不同阶段的目标,根据自身情况发展规模很重要。下面请问王中磊先生,华谊兄弟追求的目标是什么?
王中磊,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副董事长兼CEO。1994年与兄长王中军一同创立华谊兄弟,1998年开始执掌华谊兄弟影视业务。王中磊先生也是业界公认的华语电影“金牌制片人”。
 
王中磊:如果公司专注于某一领域,市场份额是很重要的,因为市场份额代表了公司的成就、公司在行业中的话语权。但如果公司为了扩大市场份额以牺牲盈利、牺牲股东利益为代价,就是不对的。我觉得在文化娱乐行业,公司是以满足人们精神需求为目标的,内容本身就代表了公司的关注和社会责任。华谊兄弟就是从这几个方面追求目标的。 
 
刘俏:请问袁总,茅台到底是个消费品公司还是个奢侈品公司?茅台算不算是个伟大的公司?
袁仁国,现任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袁仁国:我觉得茅台是一个大众消费品公司。有人把我们的年份酒或者其他小批量酿制定位为高端产品,但是,我们始终认为,自己是一家服务大众的企业。
 
作为董事长,我不好说茅台是个伟大的公司,我只能说茅台离伟大企业的距离越来越近。
 
我们把自己传统的产业每一步都做好,还要为国家做贡献,从十二五到现在上交税收一千多亿。我们也为社会做贡献,从十二五到现在用了90亿人民币做公益,7年资助了14万名考上大学又读不起大学的学生。茅台在精准扶贫方面也做了很多工作。茅台也给股东最大的回报,从2001年到现在已经为股东分红500亿。在员工福祉方面,茅台员工的福利已经是贵州省最好的。我们一定要使茅台这一民族品牌越做越大,越做越强。 
 
什么样的企业是伟大企业? 
 
刘俏:下一个问题,请问在座各位嘉宾,在你心中什么样的企业是伟大企业?您经营的企业算不算伟大企业?从袁总开始。 
 
袁仁国:要想成为一个伟大的企业,需要具备这几个要素:第一,企业要有世界的眼光,要有正确的发展战略;第二,企业家要有企业家精神,这包括开拓精神、创新精神、冒险精神和不屈不饶的精神;第三,伟大企业的治理结构要科学合理;第四,品牌的背后是文化,一个企业只有具备文化自信,才能做得长久;第五,企业要积极担当社会责任;第六,企业一定要有利润,为员工谋福祉,为股东分红。 
 
王中磊:华谊兄弟是90后,在电影行业多年,只能说做了一些比较伟大的事。中国电影行业20多年的变化,华谊兄弟是全程的参与者,也是积极的推动者。另外,作为一家中国民营电影公司,世界同行能够提起我们,是非常了不起的事。下一步,我们希望不仅让他们知道我们公司,还要让他们知道我们公司创造的价值。 
 
普罗迪:我觉得伟大的公司首先在要行业中取得成功,要盈利;第二点是创新,包括产品创新、管理形式和治理方式的创新,要促进社会朝积极的方面改变。我们也会看到有些公司是非常受欢迎的,但是他们忽略了隐私的保护。我们要去关注到社会的改变。 
 
Chris MARLIN:我非常同意各位嘉宾的意见。我们希望有一天成为一家成功的伟大的公司。我们要理解自身的价值,我们公司有四个品质,价值、质量、正直等,我们几十年如一日地把这些原则在我们公司的方方面面执行贯彻下来。每一天我们都要为正确的理由做正确的事,这些可以帮助我们成为一个伟大的公司。 
 
刘永好:新希望已经成立30年了,我们希望做伟大的公司,但是做一个伟大的公司不容易。36年来,我们一直在农业和食品领域做努力。国家提出乡村振兴和实现农业现代化的时间表,给我们带来极大的机会,我们会把握这个机会,争取做得更好。
 
第二,伟大需要时间检验。一家公司突然变成世界500强,又突然出现问题,没有时间检验是很难说伟大的。
 
第三,伟大需要社会检验,也就是老百姓对你的评价。你为老百姓创造了什么价值?你有没有进行创新?有没有为社会作贡献?不是自己说伟大就伟大,大家、社会说你伟大才是伟大。
 
第四,伟大必须从一点一滴做起。我非常荣幸和我的公司经历了改革开放,在这个过程中摸爬滚打,困难、失败、痛苦什么都有过。今年我们做得比以前好,而且可能会越来越好,更有自信。做到百亿上下的时候,我们考虑的是怎么样和社会利益结合起来。1994年,我联合发起公益活动。最近国家提出乡村振兴,我提出要用五年的时间义务培养10万个乡村技术人员。当然现在很多企业家积极参与精准扶贫,捐款捐物非常好。很多的事情都是一点一滴累积来的,伟大的公司都是受人尊敬的公司。
论坛开始前,嘉宾就相关问题进行讨论
 
你心中的伟大企业是哪一家? 
 
刘俏:请问在座嘉宾,你心目中的伟大企业是哪一家? 
 
刘永好:我们算是最长的企业之一,但今天离伟大还远,或许我们能够在拥有100年历史的时候成伟大公司。像华为这样的公司相当不错,美的这样的民营企业也在不断进步,他们可能离伟大近一些,是不是伟大我现在还不敢说,因为还需要时间的检验。 
 
Chris MARLIN: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我们一点一滴做事情,慢慢来,抓住各种各样的机会发展,在达到伟大之前努力把眼下的事情做好。 
 
普罗迪:我觉得大公司分两种,一种是在国家内部,抓住国家的机遇做大;另外一种是全球化的公司。我觉得在国内市场做得好的公司,如果不能持续进步,不走向世界,也不会特别伟大。公司要关注全球市场,否则不会成为伟大公司。 
 
王中磊:在这个行业里,我觉得迪士尼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公司。他们从一个卡通人物起步,发展成为全球最伟大的娱乐公司,不断改变和引领经营模式,还运用金融方法进行并购,把很多企业整合在一起。我觉得他们非常先进,也是我们学习的目标。所以在我心中,迪士尼是一家非常伟大的公司。 
 
袁仁国:规模要做大,比如说茅台已经做到世界酒业中占地面积最大、库房最多,是全球酱香酒的主体。做大还要做对,对国家、社会的贡献要大,要积极履行社会责任。大品牌有大担当。还有,治理模式一定要优化,一定要科学。一个企业要不断发展,创新才是第一动力。
 
2035年的伟大企业是什么样? 
 
刘俏:中国经济转型强调从高速发展到高质量发展。实现高质量发展,需要一大批更加稳健的公司。我想请各位嘉宾预测一下,2035年的伟大企业是什么样? 
 
刘永好:2035年离现在还有一段时间,从现在看还是有难度的。比较接近伟大的公司还是有的,要变成伟大的公司,他们还要做到几点:第一,首先要有盈利;第二,最重要的是对社会贡献大;第三,经营规范,处理好政府、普通老百姓、员工的关系;另外,在某些领域内做出的贡献特别大,既要有一定的规模,又要经得起时间的检验。 
 
Chris MARLIN:如果从现在看过去的17年,全球500强的榜单发生了很多变化。变化是一直存在的,我觉得2035年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普罗迪:一些新企业发展得很快,一些企业面临着非常困难的时期。为什么有些企业消失了?因为他们没有拥抱新科技。所以要以开放的心态应对变化。 
 
王中磊:我觉得十几年后,可能成为伟大企业的,是改变人类发展的公司,比如在生物科学上做出变革的公司。如果17年后,有一家公司能够使我们免受疾病的困扰,这不就是一家伟大的公司吗? 
 
袁仁国:我无法预测十几年以后的企业,但我觉得伟大的企业一定是可持续发展、创新发展、协调发展、共享发展、绿色发展的企业。这个企业必须要为国家、为社会做出贡献,而且对环境的保护也是很好的。这个企业必须是高度现代化的企业,而且治理体系应该是非常科学的企业。 
 
刘俏:非常好,进入伟大企业榜单的应该是能够创造价值的企业,能够推动人类社会进化的企业。
 
本文根据现场速记稿整理
 
本文原题《@博鳌:刘俏、刘永好、袁仁国、王中磊等谈企业从大到伟大》
 
未经演讲嘉宾审阅
 

责任编辑:韩雪